TXT小說下載網 > 海賊之文虎大將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文虎動

第一百八十八章 文虎動

    “白胡子不過是上個時代的失敗者,你所擁護的他,不過是已經淘汰掉的老弱殘兵而已!”

    低沉中帶著嘲諷的話語,讓前方奔跑的艾斯,腳步一頓,猛然轉過身來。

    “你說什么?”

    “白胡子不是你這樣的人,能夠隨意評價,侮辱的!”

    艾斯表情憤怒,對方侮辱老爹的話,讓他無法容忍。

    “艾斯!”

    路飛大叫。

    旁邊的其他人,都是紛紛想要攔截艾斯,勸他不要意氣用事。

    但是艾斯根本沒聽,繼續沖向赤犬,很快,兩人便是碰撞在了一起,赤犬發出冷笑。

    “白胡子海賊團,你們這群罪惡分子,今天都要留在這里!”

    “誰也別想走!”

    “他想守護自己的家人,但是事實卻是,他連誰都守護不了!”

    一句句話語,不斷激怒著艾斯。

    唐恩目光越來越冷,即便隔著很遠的距離,卻依然能夠聽到薩卡斯基的話語,他忽然緩緩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唐恩!”

    戰國愣了下。

    “接下來,交給我了!”

    唐恩一張臉孔變得冰冷,淡淡說道。

    “你要出手了!?”

    戰國震驚道。

    下方的卡普也是抬起頭,看向這里,表情變幻。曾經名聲震動天下,被譽為最強海軍的英雄少年出動了。

    沒有回應,唐恩向著前方走了幾步,站在了高臺處的邊緣,他俯視而下,看著這宏大的戰場,眼神瞇了瞇。

    風忽然刮襲的迅猛起來,吹動他的衣袍,背后的白色正義披風獵獵抖動,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而就在這時,唐恩忽然扭頭,瞥向戰場的某處角落。

    “白胡子真是老了啊!竟然被搞得如此狼狽。”

    “桀哈哈哈!”

    “不過,還真是一場讓我感到熱血沸騰的戰爭啊!”

    一頭金色長發,身形偉岸,面容年輕的金獅子發出大笑。

    佩恩就站在他的身側,平靜的觀看著整個戰場,時而抬頭,看向唐恩這邊。

    “當年的他,可絕不會被這樣的一群雜兵,搞得如此狼狽,全身都是傷痕,還真是讓我吃驚啊!”

    金獅子再次喊道。

    “不過!”

    頓了頓,他再次掃視了一眼,到處破損的海軍建筑,又是笑了。

    “還真是能干啊!”

    海軍的實力并不弱小,尤其是在配合七武海,三位大將,加上無數將校級軍官存在的情況下,就更加夸張了。

    而在這樣的形勢下,白胡子還能夠達成自己的目的,這個老頭,的確不愧擁有著當年的名聲。

    “桀哈哈哈,大干一場吧,白胡子!”

    “如果你干的足夠漂亮,我可不介意幫你一把!”

    金獅子站在高處,大聲叫道。

    其所在的位置,是一處戰場沒有蔓延的地方,但位于高處,能夠居高臨下,清楚地看到戰場中的一切。

    “真是各種牛鬼蛇神,都來了啊!”

    唐恩淡笑道。

    戰國愣了下,但也沒多問,因為就在這時,戰場中薩卡斯基已經將艾斯擊飛。

    “你保護不了任何人,那個老頭子也是。”

    “他是你的弟弟對嗎?我就當著你的面殺了他,讓你知道自己的無能!”

    薩卡斯基冷冷說道,向著路飛猛然沖去。

    處刑臺下,卡普瞪大眼睛。

    白胡子猛然轉身,看向這里,一張臉孔冰冷到了極點。

    于此同時,戰國的眼前,一道藍色的雷光驀然閃爍而出,站在前方的唐恩,瞬息消失不見。

    “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黑色濃煙彌漫而出,然后就是鮮血滴落,摔成粉碎。

    “艾斯!!!”

    路飛瞪大眼睛,看著擋在自己身前的人,整個身體都在發顫,一雙眼睛立刻就紅了。

    “咳咳咳!”

    艾斯張口想說什么,吐出的卻只是鮮血。

    他的背后,劇烈的疼痛傳遞而來,讓他額頭滲出了細密的汗珠,這一刻,無限的逼近死亡。

    “哦?”

    薩卡斯基此時卻是愣了下,他發現自己的拳頭只是觸碰到了對方身體的表面,并未直接洞穿。

    也就是說,這一拳讓對方受了重創,但卻并不致命。

    中間,被人擋住了!

    “滋滋滋!”

    驀然間,拳頭前方,雷光閃耀而出,緊跟著驟然膨脹,化為一朵雷花,向著四周迅速的蔓延,飛竄而去。

    薩卡斯基臉色一變,身形驟然后撤。

    “轟隆隆!”

    方圓百米的地方,雷光降臨,橫掃而出,將地面炸出一團團焦黑,無論是海軍,還是海賊,這一刻都是飛速的閃避開來,表情驚恐。

    “是你!!”

    向后退出足足數十米后,薩卡斯基才眼神冰冷的道。

    雷光消散,唐恩的身形顯現而出。

    “你要做什么?”

    森然聲音傳出,唐恩這一刻的表情,異常的兇殘,眸子中的光更是冷到了極致。

    他的全身上下,雷光劇烈閃爍,就像是一個即將爆炸的火藥桶,時刻處在爆發的邊緣。

    “殺滅罪惡,你阻止了我,是已經判出海軍陣營,倒向海賊的一方了嗎?”

    薩卡斯基冷聲說道。

    “他是我的侄子,我可以打斷他的雙腿,罵他無能,但你,算什么東西?”

    唐恩冷冷說道。

    他跨步向前邁去,背后的正義披風,在雷電蔓延下噼里啪啦的抖動起來。

    恐怖的氣息,在這一刻也是倏然迸射而出,眨眼間便是席卷八方。

    “嗡!”

    整個戰場之上,靠的近頓時面色驚恐,快速向后退去。

    “是霸王色霸氣!!”

    “自然系響雷果實!”

    “文虎大將出手了!!”

    無數道驚叫聲傳出,對于此事戰場的中心地帶,所有人都是震撼無比。那恐怖的氣息下,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支撐過一個呼吸。

    “文虎唐恩,看來你也已經墮落,立刻滾開,否則,我不介意一起收拾了你!”

    薩卡斯基雙眼一瞇,森然說道。

    “是嗎?那就讓我看看,這些年來,你有多少長進。”

    唐恩踏步向前,全身都有漣漪泛出,藍色的能量在涌動,近乎實質化,這一幕引得無數人變色。

    “桀哈哈哈!”

    “這個男人竟然也在,還與海軍內部鬧了矛盾!”

    “有趣,太有趣了!”

    “這場戰爭,越來越精彩了!”

    金獅子張開雙臂,面色興奮無比。

    但很快,他的眼神又是看向另一邊。

    “但是看起來,白胡子似乎更加憤怒!”

    戰場中心處。

    薩卡斯基身上這一刻也是巖漿滾滾,面色陰沉,他早就對唐恩不滿了,兩人理念不合,矛盾非常頻繁,時長爭鋒相對。

    但他剛剛踏出一步,猛然間整個身子就是僵直了。

    “你對我心愛的兒子,做了什么?!!”

    低沉,暴怒的聲音,驀然傳入耳中。

    緊跟著,一股磅礴的力道便是向著他呼嘯而來,氣勢排上倒海,如同山巒崩塌,無可阻擋。

    “紐蓋特!”

    唐恩愣了下,然后站住了腳步。

河南体彩481开奖直播